七零:分家后,她成了国家的手中至宝(霍清持叶清月)小说免费完结_完结版小说七零:分家后,她成了国家的手中至宝(霍清持叶清月)

完整版穿越重生《七零:分家后,她成了国家的手中至宝》,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霍清持叶清月,由作者“忘尘酒”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上一秒她还在战场上救人,下一秒竟然就被迫带着系统重生回到了1978年。家人吸血,母亲精神病,弟弟病秧子,姐姐还是个被夫家嫌弃的“二手货”,所有人都在等着看她的热闹,可等来的却是她要分家的消息。吃瓜群众:“疯了吗?带着这些人分家,可就什么都没了!”然而,没过多久,众人竟然看到精神病母亲好了,还被京城的人人亲回了家,一家姐弟摇身变成了富n代。病秧子弟弟也不瘦了,还头脑聪明,考上了最好大学。那个没人要的姐姐,更是成了人人称赞的女强人,富二代……而她,也被人护在手心里,背景强大,至于背景是谁,国家发话了:“没错,就是我!”…

点击阅读全文

七零:分家后,她成了国家的手中至宝

“忘尘酒”的《七零:分家后,她成了国家的手中至宝》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她看得出来,钱芸还是挺怕“鬼屋”的。钱芸见叶清月不像在逞强,叮嘱几句就走了。叶清月拿出钥匙,把门上的铁锁打开,推开门,正打算弯腰钻进去,看看里头的情况。一只手拦住了她…

在线试读

等叶清月一家,把行李搬到村尾旧屋,已经是深夜了。

七十年代的农村空气很好,夏夜满天繁星,周围并不暗。

只是钟婆婆的屋子窗户被封死,里面大概伸手不见五指。

恰好钱芸送来了油灯,说道:“帮你家修房子的人已经找好了,明天一早就来,都是村里人,不用工钱,包顿饭就好。”

她想到什么,又补充道:“差点忘了,钟婆婆这屋一时还做不了饭,明天你带上粮食来我家,我把厨房借给你。”

叶清月点头,“我知道了,钱婶婶。”

她见钱芸看了眼阴森森的旧屋,面露犹豫,便笑道:“钱婶婶,我和我娘收拾东西很快的,不用帮忙,你早点回去休息吧,今天真是谢谢你了。”

她看得出来,钱芸还是挺怕“鬼屋”的。

钱芸见叶清月不像在逞强,叮嘱几句就走了。

叶清月拿出钥匙,把门上的铁锁打开,推开门,正打算弯腰钻进去,看看里头的情况。

一只手拦住了她。

抬头一看,叶向红那张木讷的脸,出现在视线中。

“娘,咋啦?”叶清月问道。

“我进去。”

叶向红对叶清月说话时,语气很温柔。

与先前在叶家的歇斯底里截然不同,只是神情有些呆。

她说完这话,就拿着钱芸送来的油灯,钻进屋里,开始清理杂物。

利落的动作,根本看不出来她是村里人口中的“神经病”。

叶清月知道,她娘本就是个正常人。

只是遭遇过一些事,留下了心理阴影。

当她受伤,或被人欺负时,她娘就会失去理智,不顾一切。

这是心理疾病,可以治的。

前世,娘死时,她只是个大学生,对这类疾病束手无策。

可现在,叶清月相信,在她的心理治疗,与系统的辅助下,一定能帮娘走出过去的阴影,不再是这副木讷模样。

“娘,我也来帮忙。”

叶清月不想让她娘一个人忙里忙外。

叶向红今天被县里借走,忙到晚上才回。

现在的工厂,旺季时把工人当牲口用。

“等一下。”

叶向红制止了叶清月的动作,“我再收拾一下,屋里家具坏了,有毛刺。”

她说着,走到油灯边,挤了挤手指,像是拔出了一根木刺,又若无其事继续收拾。

叶清月鼻子一酸,立刻钻进屋,“娘,我又不是小孩,会注意的。”

叶向红却急了,把她拦在门口,“不能进、不能进……被刺扎到,会疼,不要你疼,快出去、出去!”

“娘!”

叶清月抬高声音。

叶向红一下子就安静了,呆呆看着叶清月,眼神有些瑟缩,像是在害怕。

眨眼的功夫,叶向红的额头上、脖子,就冒出了细密的汗水。

叶清月眼圈红了,她抱住了叶向红,“娘,对不起,我不该吼你的。”

她就是看不惯她娘吃苦,情急之下忘了,叶向红很怕被人吼。

叶清月太久没见到娘了。

久到她差点忘了娘的样子,忘了娘的习惯。

唯一记得的,是警察带她去停尸房时,掀开白布,问她:“这人是你娘吧?”

床上,最近才养出一点点肉,却仍瘦得跟干柴似的女人,紧闭双眼,像是睡着了。

叶清月走过去,摸了摸女人的脸,又推了推女人的肩膀。

她才抬头对警察说道:“不是,警察同志,这不是我娘。我娘看到我,就会对我笑的,你看她都不理我,她不是我娘。”

那冰冷的触感,对她毫无回应的女人,是叶清月对叶向红最后的,也是最清晰的记忆了。

而现在,冰冷的记忆,被柔软温暖的触感覆盖了。

叶清月紧紧抱着叶向红,轻拍着她的背,哄道:“娘,我不会再吼你了,别害怕,已经没事了。”

感觉叶向红的身体不发抖了,叶清月才松开她,又拉住她的手,说道:“娘,咱们已经分家了,以后的日子,我们得互帮互助才能过下去,不能让你一个人把所有事都揽下,那样会累坏你的。”

“你如果累垮了,倒了,我和阿枫就没人管了。”

叶清月装作委屈:“你想让我当个没娘疼、没娘爱的野孩子吗?”

“不想。”叶向红用力摇头。

叶清月谆谆善诱:“那你得让我帮你收拾屋子,分担家务。”

“有木刺,会疼,不行。”叶向红想拒绝。

叶清月眼角含泪:“你就是不想要我了……”

叶向红急了:“娘没有……”

“那让我收拾屋子。”叶清月说道。

“好。”

叶向红只能点头,又觉得哪里不对,呆愣在原地,看着叶清月说不出话来。

屋外,刚刚还偷抹眼泪的叶枫,在听到他姐把他娘给绕晕后,又忍不住笑出来。

很快,叶清月和叶向红两人把卧室清出了位置。

叶向红打水撒地上,扑扑灰。

叶清月则拿来菜刀,用巧力将封在窗户上的木条给撬开了。

推开窗,微风拂面,屋内浑浊的空气,才慢慢变得清新。

“阿枫,可以把行李搬进来了。”

做完这些,叶清月才把叶枫叫进屋。

之前屋里空气太差,叶枫要是进来,只会咳个不停,没法帮忙。

叶清月就让他在屋外守着行李,别被人偷了。

姐弟俩交替把行李搬到卧室。

叶向红也将床板擦拭干净,铺了张草席,拿衣服包裹放床头,可以当枕头。

钟婆婆生前的条件很差,没有像样的床,只能往木板下面,垫几块石头,铺点稻草,蒙块布睡。

好在这床板还算大,一家三口挤挤,一晚上还是能凑合的。

三人累坏了,挨到床板上,很快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间,叶清月感觉腰被人戳了戳。

她眯开眼,见叶向红凑了过来,“你晚上吃饭了吗?”

“吃了……”

叶清月撒谎了,她其实没吃晚饭,现在也挺饿的,但实在太困了,便随口敷衍。

她说完这话,叶向红像是问完了一件重要的事情似的,松口气后,秒睡了。

叶清月也没在意,闭上眼睡去了。

……

与此同时,叶老头全家都失眠了。

叶卫星脑袋受伤,王医生简单包扎后,他就回县里了。

走前,叶卫星满肚子火,对陈玉兰说道:“娘,我绝不会放过叶清月那贱人,还有叶向红!那个神经病,我非得给她脑袋上开瓢!”

“卫星,这话你可别当着其他人的面前说,你媳妇那边也别提,知道吗?”

陈玉兰叮嘱儿子,“娘知道你受委屈了,等找到机会,娘肯定帮你收拾那几个不长眼的东西!”

说完,陈玉兰眼中闪过一丝狠厉。

叶卫星这才满意离开。

他走后没多久,一身酒气的叶正华回来了。

叶勇死后,工厂那边差人,叶正华便自告奋勇去了。

实际上,叶正华每次都做不完工作,全都丢给了叶向红后,就提前下班,跟他县里的狐朋狗友鬼混。

今天喝上头,到了这个点才回。

叶正华到家后,见堂屋亮着油灯,除了叶清月一家,其他人全在。

“大晚上咋都不睡啊?”

叶正华感觉气氛不对,酒意散了三分,问道:“爹,发生啥了?”

叶老头一听这话,气得拍桌子:“你还知道回?你爹的棺材本都被人抢走了!”

小说《七零:分家后,她成了国家的手中至宝》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2月26日 am7:21
下一篇 2023年12月26日 am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