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澜沧纵横天下凌尘梨落免费小说大全_完结版小说我在澜沧纵横天下(凌尘梨落)

正在连载中的穿越重生《我在澜沧纵横天下》,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凌尘梨落,故事精彩剧情为:江湖 朝堂 扮猪吃虎 非单女主】“什么,澜沧门少主又去逛青楼了?”“切,这有啥好稀奇的,早就见怪不怪了好吧。”若是别的世家子弟江湖名门子弟天天往青楼中钻非得被自家长辈双腿打断不可,可凌尘却不一样。自打出生他父亲澜沧门门主凌傲天就宠爱有加。无论凌尘想要啥,就算是天上的月亮,凌傲天都会想法设法地将它摘下来。久而久之,成为了沧月国的第一纨绔。若是听说谁家有仙女般存在的人物,非得一睹为快,调戏一番。若非他爹给他擦屁股,说不定哪天就横尸街头了也不无可能。饶是如此,也是被各路的天之娇女给揍得鼻青脸肿的。直到有一天,众人得知了真相后,满脸震惊。奔雷堂堂主:瞧瞧人家凌尘,再瞧瞧你,怎么差距那么大呢,能不能长点心!”藏剑山庄庄主:凌门主教子有方啊,何时也来传授我两招?·······凌傲天:······,我儿子那么厉害我咋不知道呢!谁说凌尘是纨绔,醒掌江湖权,醉卧美人膝。(简介无力,请诸君移步正文)…

点击阅读全文

正在连载中的穿越重生我在澜沧纵横天下》,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凌尘梨落,故事精彩剧情为:”“公子,谈论正事呢。就别打趣我了。”秦淮拿公子没办法,也就随着他。“正事?我家秦淮不就是正事吗?”“噗~~…

我在澜沧纵横天下

我在澜沧纵横天下 精彩章节试读

“公子,是不是忘了件要事?”

秦淮不愧是秦淮,她确实很贪恋与凌尘相处的时光,但孰轻孰重,还是分的清的。

经过秦淮一点,凌尘哪里会不知道。

只不过在秦淮和情报的相较中,凌尘选择了簪子。

情报再怎么要紧,又怎么能比得上我家给我家秦淮佩戴簪子重要?

“还是秦淮心细。”

“公子,谈论正事呢。

就别打趣我了。”

秦淮拿公子没办法,也就随着他。

“正事?

我家秦淮不就是正事吗?”

“噗~~。”

秦淮银铃般的声音笑了出来,捂住了嘴巴。

“公子,难怪外人都说你是澜沧门第一纨绔。

这么看来,还真不是不无道理。”

“若非秦淮和你相处得久,也差点被你骗过去了。”

“那可是,本公子可是纨绔中的纨绔。

那群世家子弟见了都得绕着走的存在。”

凌尘说着挑了挑眉毛,将一枚樱桃给吞入腹中。

绕着走,没有说错,其他世家子弟见了凌尘确实是绕着走。

不过并不是因为其他的原因,仅仅只是丢人。

丢世家的人。

三品武者,就算是三流世家的那群天赋好点的弟子只要勤加修炼,也差不多是这个水准。

整个沧月国,谁不知道风流纨绔凌尘的名声,早就发臭了。

他爹小时候给他定的娃娃亲也被女方给退婚了。

在世家大小姐的那堆圈子属于敬而远之的类型。

英姿不凡又有何用,在这个世界,从来都不管用。

“公子,那份消息你看了吧。”

“哦?”

“根据安插在璃阳皇室那边的探子来报,璃阳国的老皇帝,好像驾崩了。”

秦淮停顿了会儿,将得到的消息给一字不落地说了出来。

“目前的璃阳国暂时分为了三个派系。”

“以大皇子璃正为首的算是最大的一个派系,由于血脉的缘故,加上皇族继位以来的传统,一首都是长子继位,何况她的母亲就是当今璃阳的皇后,权势滔天,得到了不少王公贵族的拥护,故而支持者最多。”

“五皇子璃程天赋异禀,在老皇帝子嗣中天资最高,虽然不是正宫出生,但在璃阳的军部中具有较高的威望,最近没见他出过手,但少说也算是有先天后期的修为,目前貌似是璃阳少年第一人。”

凌尘的嘴角上扬了个弧度。

“还有个七皇子,璃阳国的人对他的风评不太好,喜欢整些阴谋诡计。

天资倒是平庸,不过就连他都有不少的支持者,属实算是出乎了意料。”

“探子传来的消息是璃阳皇室内斗刚刚开始,自顾不暇,边境也管不着。”

哦?

倒是有趣。

都内斗了,竟然连边境都不管,这莫非是不打算把沧月国的那位死老头放在眼里?

纯纯的是想给他留个出兵的借口不成。

凌尘摇了摇头,对上秦淮的侧颜,说道:“秦淮,你怎么看?”

秦淮若有所思:“公子,我觉得不对劲。

首先,璃阳国的那只老狐狸的手段必然不简单,就算是寿元将尽,按理来说的话,璃阳朝的宝库不至于连续命的药物也拿不出来。”

见凌尘点了点头,秦淮接着分析道:“再说了,既然是皇位之争,更应该管好边界了。”

“还有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

关于璃阳老皇帝驾崩的事,他又是如何能得知的?

几位皇子得知并不稀奇,可偏偏连他都能了解个一星半点的,不合常理。”

“不愧是秦淮,这都能想到。

来,张嘴。”

凌尘说着将切片后的哈密瓜放到了她的红唇边上,注视着她小口小口地咬着,颇具美感。

“挺甜的。”

秦淮歪着头,提出了个猜测,“公子,你说派过去的内应会不会己经被收买了呢?”

凌尘眼中的寒芒一闪而逝,他也有这个猜想,不过并没有十足的把握。

“这我不能确定。

不过这次的璃阳内乱倒是有点意思。”

“秦淮,你认为这次夺权之争最终谁会胜出?”

秦淮皱了皱眉毛,思索了良久,吐出了个不太确定的答案。

“大皇子?”

“不是他。”

凌尘肯定地说道,“如若是单凭一个璃阳皇后的话,还是不够扶起来。”

“那会是谁呢?”

凌尘刮了刮秦淮的鼻子,笑而不语。

······与此同时。

沧月皇宫。

在雪月楼得到消息没多久后,沧月方面引起了轩然大波,一封又一封的加急信件被传到了龙椅上的这位手中。

“陛下,最近璃阳有些不太平啊,竟然在边境一再制造混乱,这是在挑衅我沧月的威严啊。

臣觉得,应该派军队在南面的边界处好好敲打一番。”

一位满头白发的老者躬身说道。

“陛下,我觉得陈少保说的有理。

我沧月国又怎能容这小小的璃阳在底线上蹦来蹦去。”

又是一位文官站了出来,朝着王上行了一礼。

“陛下,臣附议。”

“臣也附议。”

“臣附议。”

·······坐在龙椅上的那位并没有做决定,而是转头看向了手持拂尘沉默不语的中年男子。

不同于其他人,他从开始到目前就没有说过一句话。

衣着极为朴素,粗麻衣,编织草鞋,与周围的华装丽服格格不入,但偏偏又最得器重。

“李太师啊,不知道你有什么看法。”

王上发话了,朝堂沉寂了下来,纷纷往李太师那边望去。

他的心中早就有了主意,想听听是否不谋而合。

果然,王上还是问到了李太师,李太师并没有意外。

上前一步,说出了他的想法。

“王上,臣认为,还是应当观望观望。”

满庭哗然。

大半个大殿的官员均是用不解的眼神看着李太师,小声嘀咕着。

“肃静!”

王上拍了拍龙椅,喊了一声。

中气十足,音量并不大,但朝堂上很快回归寂静。

“李太师,谈谈理由。”

李太师捏了把冷汗,上前迈出了半步。

“王上,有句话臣不知当不当讲。”

龙椅上的那位摆了摆手,不怒自威。

“但说无妨。”

“想必诸位己然明白璃阳内乱之事了吧。”

李太师往朝堂上的那群大臣身上一扫,接着说道:“那么敢问诸位,如此致命的破绽,璃阳朝的那群人又如何会展示出来。

又如何传到你我耳中。”

“诸位,难道不觉得可疑吗?”

没错,大臣们上书起兵南下的前提就是得知璃阳内乱,内乱一起,国力势必大削,自顾不暇,如何来抵挡沧月大军?

作为提议者,就算不能加功晋爵,好歹也能在王上面前留下个好印象。

万一真就吞并了璃阳国,名留青史也不是不可能。

他们这些做臣子的,鞠躬尽瘁,不就是为了官位高一些,生活能过得好一点,在史册上留下那么一两笔。

李太师还没说完,就有人反驳。

“太师此言差矣,我沧月国的情报机构岂是吃素的?

这莫不是对我军情报能力的质疑?”

“魏少傅是吧,情报机构是去探查一般情报的,可不是去搜索核心的。

如若真如少傅所言,那岂不是璃阳国的一举一动都在掌握之中。

何时发兵,何时撤退,何时夜袭,我军立即能得到消息,又如何会有败绩。”

魏少傅,朝堂之上逮着机会就与他作对的人,这次不会例外。

“那是指挥方面的问题,不干情报部门的事。”

魏少傅抬起头,对着李太师怼了回去。

“你强词夺理。”

“我看是你草木皆兵了吧。”

王上此时面无表情,看不出在想些什么。

二人还要争论,就被王上首接打断。

“够了!

这是朝堂,熙熙攘攘的成何体统!”

“王上恕罪。”

“王上恕罪。”

群臣惶恐,跪倒在地上,生怕王上拿他们开刀。

“事情就这样决定了,依李太师所言,观望观望。

另外,李太师,关于那件事情,你可得抓把紧了,可千万别让孤失望。”

王上的眼睛眯成了锋芒,一如既往地对李太师格外的上心。

小动作可以耍,但要是耍过了的话,他不介意杀鸡儆猴。

为人王者,本就是杀伐果断,又岂能心慈手软?

即便是老功臣也不行,倚老卖老的人可留不得。

“臣遵旨,臣这就去办。”

李太师俯身退下,在征得王上的同意之后,消失在群臣的视线当中。

小说《我在澜沧纵横天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6月19日 pm9:51
下一篇 2024年6月19日 pm9: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