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逃荒,娇娇农女发家致富全文(阮新柔莫云)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阮新柔莫云)全章节逃荒,娇娇农女发家致富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全章节逃荒,娇娇农女发家致富)

热门网络作者“猫咪大人”的新书《逃荒,娇娇农女发家致富》推荐大家阅读。内容精选:”见大哥语调变了,莫雨不再犹豫,上前几步,靠着莫云低声说道:“大哥,你有没有觉得大嫂和之前不一样?”莫云眉毛微微动了一下,站直身子,颇为嫌弃的拍打被莫雨抓过的衣袖,“早上没漱口?”莫雨一时没懂,就见莫云转身,“嘴巴恶臭!”莫雨:“……哥!”他追上去,瞅了一眼没入山洞的身影,他身子向前倾斜,无奈又着急…

点击阅读全文

逃荒,娇娇农女发家致富

逃荒,娇娇农女发家致富别名末世娇娇穿古代,带五崽逃荒路上杀疯了这书写得真是超精彩超喜欢,作者猫咪大人把人物、场景写活了,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小说主人公是阮新柔,《逃荒,娇娇农女发家致富》这本逃荒,娇娇农女发家致富,阮新柔莫云,小说推荐 的标签为古代言情、穿越、种田、并且是古代言情、穿越、种田、类型连载中,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面条风波,莫老太太出手了,写了231468字!

一、作品介绍

《逃荒,娇娇农女发家致富》小说是网络作者猫咪大人的倾心力作,主角是阮新柔。主要讲述了:“大哥,你先喝”莫战东摇头,他又问莫战南,“二哥,你喝”莫战南同样摇头,他又把碗递给莫战北,“大哥二哥都不喝,四弟,你喝吧”莫战北气的小手握成了拳,一个一种看不争气弟弟的目光瞅着莫战西“喝喝喝,你就知道喝,这是爹给娘挤的羊奶,用来补身子的,你赶紧还给娘,难道你想娘饿死吗?”周家就挨着阮新柔的小推车,他们四个刚才就在两步远的地方,除了盯着野鸡流口水的莫战西,其余三人全都听见了莫云的话莫战西…

二、书友评价

作者大大的书籍还在推荐中,读者很喜欢这本书,但是还没有评价哦!

三、热门章节

第六十四章 当你快要饿死时,你会怎么做?

第六十五章 蔫坏蔫坏,倒也和他心意

第六十六章 阮新柔得第一忠心护卫

第六十七章 得令!我的夫人。

第六十八章 逗弄,他看着很委屈

四、作品试读

莫雨把推车推出来,“哥,推车在这。”

莫云未抬眼,“放那吧。”

莫雨往莫云的身边靠近两步,瞅了一眼阮新柔欲言又止。

莫云拎起包袱放到推车,侧头:“三弟,有事?”

莫雨又偷瞄了一眼阮新柔,莫云皱了一下眉头,语气重了一些,“有话直说,吞吞吐吐做什么。”

见大哥语调变了,莫雨不再犹豫,上前几步,靠着莫云低声说道:“大哥,你有没有觉得大嫂和之前不一样?”

莫云眉毛微微动了一下,站直身子,颇为嫌弃的拍打被莫雨抓过的衣袖,“早上没漱口?”

莫雨一时没懂,就见莫云转身,“嘴巴恶臭!”

莫雨:“……哥!”

他追上去,瞅了一眼没入山洞的身影,他身子向前倾斜,无奈又着急的道:“哥,我和说真的呢,你就没发现大嫂和之前不一样?大嫂什么时候嘴皮子这么厉害过,啥时候和咱爹顶过嘴,大哥,你说大嫂是不是被什么山猫野怪附了身了啊?”

莫云瞅他似笑非笑。

莫雨继续:“大哥,你不知道,老多难民死在这座山上,就算不是山猫野怪,也绝对是什么阴魂野鬼,大哥,你别这么笑,怪吓人的!”

“三弟,你觉得我像哪只鬼?”

恰好此时起了一阵风,将阮新柔故作低沉的声音送到了莫雨的耳里,一时竟真有三分阴森感觉。

莫雨回头,就瞅见自家大嫂顶着一张惨白的脸,双眼瞪得又圆又大,散乱的长发丝随风舞动,就跟找他回来寻仇的恶鬼似的。

“鬼啊!”他嗷的叫了一声,跳开脚,躲到了莫云身后。

“什么鬼?这是你大嫂。”莫云嫌弃错开身子,垂眸整理被莫雨抓过的衣袖。

莫雨这才反应过来,拍着自己的胸脯做抚慰状:“大嫂,人下人是会吓死人的。”

阮新柔用手抚弄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神色已经恢复如常,“三弟,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青天白日,你没做什么亏心事,你害怕什么?”

“还是说,你做了什么亏心事?”

莫雨刚刚平静下来的心再次一跳,说话都变得结巴了,“我,我能做什么亏心事,我,冉冉喊我呢,我去帮她收拾东西。”

阮新柔利落编了一个麻花辫,小声嘟囔,“说的好像那些东西全是人家冉冉的,还帮冉冉收拾东西,一点家庭责任感都没有。”

莫云整理东西的手顿了一下,他站直身子,“柔儿,咱家的东西我已经收拾妥当。”

阮新柔垂眼,地上以及推车四边摆放的大小一致整整齐齐的包裹。

呕吼,强迫症!

还是很严重的那种。

这一点莫云帆倒是没有,所以他们两个貌似真的不是一个人。

但为什么他们两个长一个样?

就像她和原主,也是长了同一个模样。

为什么会这样?

她敢肯定莫云不是莫云帆。

她被白莲花害死时,莫云帆出任务赶了回来。

她能确定她死时他是活的。

所以不存在莫云帆也穿越过来的事情。

“柔儿?”

“柔儿?”

阮新柔回神,“啊?”

莫云盯着她的眸子,“你刚才在看什么?”

那道眼神就像透过他在看另外一个人。

伤心、难过以及淡淡的哀伤以及仇恨。

她在看谁?

莫云蹙眉,她的眼神让他觉得胸口闷痛。

很奇怪的感觉。

阮新柔突然出声,“莫云,我们和离怎么样?”

莫云:“?”

阮新柔弯腰整理东西,“莫云,你的家人差点害死我和三娃,我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他们了,对着仇人日日生活,我做不到,他们是你的亲人,是你割舍不掉的亲人,你处在中间唯有两难,所以不如我们和离吧,让孩子们跟我一起。

你放心,我保证,就算和离了,你也永远是孩子们的爹。”

莫云淡淡:“你不保证,我也永远是他们的爹。”

阮新柔一噎,莫云抬眸,“柔儿,我知你心中有气,我亦如此,但现在,不是分家的时候。”

他瞅了一眼半山腰的位置,“该走了。”

话落,他转身进了山洞。

阮新柔:“……敢情我说了那么多,他只当我想要分家在给他施压?”

莫雨得了莫云吩咐,去赵家找莫风两口子。

莫老爷子被莫老太太搀扶出来。

“去那,扶我过去。”莫老爷子指了推车,莫老太太扶他过去。

阮新柔瞅了一眼那推车没说话,想来也知道推车是莫云给莫老爷子准备的。

她散开一个包袱,把里面的东西移到另一个包袱里面裹好。

然后将睡得香甜的晨曦放到包袱兜住,三两下挂在了自己脖子上,她托了托晨曦的小屁股。

嗯,小家伙挺有肉,挂在身上还怪沉的。

莫云手里拎着东西从山洞出来,瞅见山洞前的一幕眉头皱了起来。

“爹,你坐那个。”

莫老爷子瞅一眼光秃秃的推车,又瞅瞅身下铺了一层草,又铺了一层被褥,两边又被包裹封起来,颠簸也不会撞疼人的推车。

“你敢坐老子的主?我想坐哪个就坐哪个。”

他是老了,又不是傻了,哪个推车坐着得劲还能不知道。

莫云把包袱放到另一辆推车上,“那辆是给柔儿准备的,爹,她刚生产完,不能颠簸,

如果你也想坐推车,让娘给你重新铺上被子。”

阮新柔眨巴眨巴眼睛,又挖了挖耳朵,有些不真实的看向那辆被铺的整齐干净的推车。

那是莫云给她准备的?

他……倒是很细心。

莫老爷子躺的很舒服,“不用,我就坐这个,你再给你媳妇重新铺一个。”

莫云脸色渐冷,“爹,作为公爹却躺儿媳妇的床褥,传出去……”

“得得得,我不坐了,我不坐了,一天天地胡说八道,家里供你读书还读出个孽障来了了什么话都敢往外说。”

莫老爷子气急,一起身腰又闪了一下,疼的动不了。

莫老太太着急,“咋啦?老头子,你这是咋啦?”

莫老爷子吼叫,“能咋啦,腰又闪了,慢点,慢点,你听不见我说话是不是?我让你慢点!”

阮新柔看不下去,往前迈了一步,一错眼又瞅见莫老太太低眉顺眼的恭顺,利落转身喊四娃。

“你们过来,把咱们家的包袱全都挪到那个推车上去。”

人家已经习以为常,她这个时候插嘴,说不定还要惹人嫌。

最主要的是,不管什么事情常年如一日的经历都会变成一种习惯。

挨骂不反抗这件事也一样。

小说《逃荒,娇娇农女发家致富》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6月11日 pm10:09
下一篇 2024年6月11日 pm10:13